小耀藝的作業本,裡面滿滿的都是老師留下來的A與A+。
在小耀藝家中,姐姐靜靜地收拾著弟弟的遺物。

在學校里,小耀藝的課桌還擺放在第一排。
母親李群從紅十字會義工手中接過器官捐獻的榮譽證書。
  病情越來越嚴重,小耀藝變得連說話都困難。6月初,小耀藝似乎感覺得到自己堅持不下去了。“媽媽,如果我活不了了,就把我捐出去吧。”媽媽李群一開始沒聽懂,她再次問兒子說的是什麼意思。小耀藝說:“把我的器官捐出去。”這個對成年人來說都是非常艱難的決定,卻從一個11歲的男孩嘴裡脫口而出。
  深晚記者還原“偉大的小孩”梁耀藝生前身後事
  “媽媽,如果我活不了了,就把我捐出去吧”
  出租車開得越遠,梁偉強的心就縮得越久,他不知道計價器會打出一個什麼樣的天文數字。他淚眼朦朧,快要看不清前方,只知道深圳很大。梁偉強還在用家鄉話問妻子李群,“那麼乖的兒子,怎麼會突然要做手術呢。”他從湛江廉江縣出發,坐車來到600公裡外的深圳。他要去深圳兒童醫院,11歲的兒子梁耀藝病了,病得好重。
  病情越來越嚴重,小耀藝變得連說話都困難。6月初,小耀藝似乎感覺得到自己堅持不下去了。“媽媽,如果我活不了了,就把我捐出去吧。”媽媽李群一開始沒聽懂,她再次問兒子說的是什麼意思。小耀藝說:“把我的器官捐出去。”這個對成年人來說都是非常艱難的決定,卻從一個11歲的男孩嘴裡脫口而出。
  兩年前 跟哥哥來深讀書
  這是一個身材魁梧,肚子微微發福的中年男子,留著平頭,面部表情顯得嚴肅而又憂郁。6月9日上午,離他到深圳已經兩個多月了,聽說有記者到家採訪,他便穿著拖鞋下樓去散步,把家裡的事情留給妻子李群應對。他不太聽得懂,不想和人交流。
  在住處通往馬路的斜坡上,他向記者點頭微笑,雙手放在背部,往別處走去。他似乎在思考著什麼,寬大的背影顯得悲涼和寂寞。
  4天前,6月6日4點35分,兒子在醫院離世,並捐獻器官和遺體。
  病情越來越嚴重,小耀藝變得連說話都困難。6月初,小耀藝似乎感覺得到自己堅持不下去了。“媽媽,如果我活不了了,就把我捐出去吧。”媽媽李群一開始沒聽懂,她再次問兒子說的是什麼意思。小耀藝說:“把我的器官捐出去。”這個對成年人來說都是非常艱難的決定,卻從一個11歲的男孩嘴裡脫口而出。
  在屋裡等著的,是小耀藝的媽媽李群。屋子兩室一廳,是小耀藝的哥哥梁培育和姐姐梁李君兩個月前剛租下來的。客廳里堆滿著還沒來得及整理的傢具和雜物,使本就狹窄的小屋顯得更加擁擠和凌亂。
  兩年前,小耀藝隨著哥哥來到深圳讀書,那時候他才上小學三年級。姐弟幾個在這個城市相依為命。姐姐梁李君比梁耀藝大10歲,已經成家。哥哥梁培洪比小耀藝大8歲,在一家企業上班。小耀藝和哥哥同睡一張床,他是家裡的寶貝。
  病情越來越嚴重,小耀藝變得連說話都困難。6月初,小耀藝似乎感覺得到自己堅持不下去了。“媽媽,如果我活不了了,就把我捐出去吧。”媽媽李群一開始沒聽懂,她再次問兒子說的是什麼意思。小耀藝說:“把我的器官捐出去。”這個對成年人來說都是非常艱難的決定,卻從一個11歲的男孩嘴裡脫口而出。
  病床上 還不斷安慰媽媽
  “耀藝,快去洗澡。”4月12日晚上,姐姐的催促依然沒有使他動身,這可不是弟弟平時乖巧聽話的風格。他可能有點頭暈,或許是感冒了。哥哥姐姐都沒太註意弟弟的反應。第二天早晨,耀藝從房間出來,突然連路都走不穩,幾乎摔了一跤。這可把姐姐嚇著了,趕緊往醫院送。一檢查,腦瘤。姐姐和哥哥都慌亂了,怎麼會這樣?
  母親李群在老家廉江接到女兒的電話,還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。“我以為現在科學技術這麼發達,再難的病都可以治好的。”她取出家裡的存款,再和親友湊了點錢,急忙往深圳趕。
  4月份的深圳已經漸漸變熱,她坐在病床邊寸步不離地守著小耀藝。醫生說要做手術了,“那就做吧,趕快做,做完手術就好了。”
  4月16日,梁耀藝做了第一次手術。可是結果卻不像李群預料得那麼樂觀,耀藝的病情並不見好轉,腫瘤反而有越來越大的趨勢。
  5月8日,第二次腫瘤切除手術進行。李群開始越來越擔憂。反而是病床上小耀藝十分堅強,幾次手術從沒有掉眼淚,咬牙堅持。痛苦的表情看得媽媽和姐姐於心不忍,錐心地痛。小耀藝還不斷安慰媽媽,叫她不要擔心。看著姐姐每天送飯,小耀藝對姐姐說不用辛苦了,根本就進不了食。
  病情越來越嚴重,小耀藝變得連說話都困難。6月初,小耀藝似乎感覺得到自己堅持不下去了。“媽媽,如果我活不了了,就把我捐出去吧。”媽媽李群一開始沒聽懂,她再次問兒子說的是什麼意思。小耀藝說:“把我的器官捐出去。”這個對成年人來說都是非常艱難的決定,卻從一個11歲的男孩嘴裡脫口而出。
  小夢想 “我想當一名發明家”
  剛來深圳時,哥哥帶小耀藝去逛深圳書城。好多書,花花綠綠的,讓充滿好奇心的小孩東張西望。哥哥買了一本少兒科普書給他——《世界最偉大的100種科學發現發明》,這是小耀藝人生第一本課外書,他像寶貝一樣愛惜它。也許是太愛看了,隨時都去翻,書本已被翻得殘舊。
  書中的原子彈、飛船、飛機等玩意兒深深地吸引了小耀藝。他不斷地拿去問姐姐和哥哥,“你知道嗎?你知道嗎?”這種孩子特有的好奇讓哥哥姐姐欣慰。他們都沒讀過多少書,心裡更加希望最小的弟弟能夠多學點科學知識。
  也是在那本書里,小耀藝知道了很多關於火箭的知識。躺在兒童醫院的病床上,小耀藝突然對媽媽說,“等我好了以後,我想當一名發明家。我要造火箭,像爸爸以前用過的氧氣瓶那麼大。”
  病情逐漸地惡化,堅強的小耀藝也有點撐不住了:“媽媽,我好可憐。”
  與此同時,腦瘤帶來的痛苦,甚至讓這個男孩想著要改變自己的理想。他不要造火箭了,他想當一名醫生。他想要治好大家的病,讓孩子們不再有病痛。為了不把醫院的床單弄髒,“媽媽,我要尿尿”是這兩個月說得最多的話。男孩的懂事讓醫院的護士看著都為之動容。
創作者介紹

xghhgpexluq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